打破医疗疆域,生活浮上檯面:日本与台湾的「照顾咖啡馆」

708次浏览

在日本神户有一栋民宅也似的房屋,挂着「生活保健室」这块牌子,它却是「和谐咖啡馆」。而在日本富山,也有一间茶屋,虽然医师会在这里看诊,不过多数时间却是社区居民交流的场所,这是「物语诊所」;就在物语诊所周边,「宫の森咖啡」悄悄座落在此,正是因为物语诊所的存在,宫の森咖啡才决定落脚此处。

医疗的位置退化到「周边服务」,「生活」重新浮上檯面

和谐咖啡馆由居家护理师松本京子女士、与屋主黒田しづえ女士共同经营。黑田女士拥有护理师、照顾专员的证照,加上好友松本女士成立「共生之家」NPO组织,因此决定在婆婆、先生去世多年以后,捐出其房子,以作为共同空间使用。

而之所以选择咖啡厅,则是因为她们认为照顾应该落实在生活日常之中,不独独是医疗体系的一环,因此咖啡厅能够在医疗体系以外补足被忽视的照顾者、被照顾者的日常生活。「如果是保健室好像就要有护理师,让人觉得不是谁想进来就能进来,但是咖啡厅是什幺人都可以进来的。」松本说。

物语诊所则是由佐藤伸彦医师看诊,每週两个下午,佐藤医师会在茶屋内帮居民看诊,其余时间则做居家服务,更多的时候开放给社区居民交流。佐藤医师认为,医疗的实践应该回到生活为主轴,毕竟医疗,只是生活的一个小小片段,过度重视医疗的结果,就是忽视作为人正正当当生活的权利。

设在茶屋内的诊所,少了一般医疗场所的拘束感,更多的是居民轻鬆喝茶、聊天的场所,而医生在这里则是作为倾听者、谘询者,并不是在医疗体系内居高临下的掌控者。对于医生来说,预防永远胜于治疗,透过长期的、闲聊式的了解居民生活,小毛病就能扼杀于源头。让社区居民彼此互助、互动,更加深彼此连结和强化社区作为在地安老的功能。

宫の森咖啡更是因为物语诊所才决定选址此处。加藤女士最初希望开设「照顾者的咖啡店」,让社区内的照顾者能够来到此处喘息,特别的是,由于加藤女士的特教背景,反而吸引了一群拒学孩童与其父母或身障者家庭到此谘询。

虽然吸引的客群并不是原先加藤女士所预期的照顾者,不过做回老本行的她并不以为忤,回归她开设咖啡馆的本意,就是「陪伴需要的人」,「对我们来说,我们没有任何限制跟约束,空间应用也很多元,只要是对活动有兴趣,老人、小孩都可以来参加,社区居民需要什幺我们就提供什幺。」加藤女士做的事就是让这家店融入社区,陪伴社区一起生活、一起变老。

日本政府的对策

日本于1989年实施了「黄金十年计画」,以因应高龄社会。正式名称应为「高龄者保健福祉推进10年战略计画」,又日本为亚洲第一个实施长期照护保险制度的国家,同时也是世界有名的高龄国家。

可是越趋高涨的长期照护费用,以及因照护产生的「介护离职」,日本政府因此支应的税金越发沈重。2000年开办当年,长期照护保险制度费用为日币3兆2,623亿元,2014年,成长为将近三倍金额的9兆1896亿元,佔GDP的1.88%。

近年日本大力提倡的在地健康老化-综合性社区照护系统(Comprehensive community care system),主张在地老化、社区安老,不论是失智、失能,或者是身心健全的长者,都应该拥有在宅照顾的权利,同时能够大幅节约政府支出,透过赋权予社区机构、NGO、乃至于被照顾者本身。这也是第三种医疗的诞生:在宅医疗。

前述包括和谐咖啡馆、物语诊所、宫の森咖啡,他们的店主或多或少有医疗、照护或社工的相关专业,再投入到社区之后,他们不以开设诊所为业,而是以「咖啡馆」这样公开、公众的场域,创造一个让所有人都能够自由自在地进出,即使一个人也不感觉尴尬的环境。

对于打破一般医疗体系,从门诊医疗、住院医疗,在宅医疗讲求的并不只是医生到府看诊,而是结合该地社区资源,将医疗场域公共化、生活化,使得人能够有尊严地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老去、逝去。

台湾将于2018年进入高龄社会

依行政院国家发展委员会推估,台湾将于2018年进入高龄社会,老年人口比率将达14.5%(343.4万人);2026年迈入超高龄社会,老年人口比率将达20.6%(488.1万人);2061年,老年人口比率将续升高至38.9%(715.2万人)。

至2015年底,台湾65岁以上人口比率为12.5%(293万8,579人),0-14岁人口比率为13.57%(318万7,780人),「老化指数」自1991年24.79%一路升高至2015年92.18%。

今年四月「台湾在宅医疗学会」成立,中华民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以下简称家总)亦在2016年推动照顾咖啡馆。家总倡议提昇照顾者权益已有二十多年历史,秘书长陈景宁借鉴日本政府经验,决意先行推动实验性的计画——照顾咖啡馆,希望让长照服务不仅限于医院,更可以落实在每个人的生活中。

台湾第一间照顾咖啡馆

台湾第一间照顾咖啡馆「极简咖啡」座落于师大商圈泰顺街的小巷中。极简咖啡原先是以猫咪咖啡馆闻名,广受猫奴和日本观光客的喜爱。店主吴欣儒因为是照顾家庭出身,因此家总首先与之合作进行「照顾咖啡馆」的实验性试点,期待更多家庭照顾者能够在社区就能接触到长期照护的资讯,并且获得喘息的空间。店里众多的猫咪亦扮演了疗癒人心的角色,让家庭照顾者能够和被照顾者一同打破「医院、家庭」两点一线的生活,互动的同时获得来自家总和极简咖啡无形的心理支持。

最为特别的一项服务是「照顾实习生」。极简咖啡还招募包括已经卸下照顾责任的毕业照顾者或是希望重返职场的现役照顾者担任店员,家总和极简咖啡提供三个月的有薪实习,由两者共同协助远离职场已久的照顾者重新找回工作、与人接触的自信,对于实习生而言,工作亦是喘息。店主吴欣儒曾说:「只要少赚一点钱,我活起来会更有意思,这个店也可以更有意义。」实习期间家总定期安排谘商师、社工师关心实习生从家庭到职场的再适应过程,还有104人力银行的职涯规划师提供就职的建议——目前极简咖啡的正式店员亦有照顾实习生出身——极简咖啡和家总希望该计划能够帮助到更多的家庭照顾者。

「有心咖啡」为陈凌和伴侣吕欣洁及其他伙伴共同创立。因为吕欣洁亦是照顾家庭背景,因此欣然同意家总的照顾咖啡馆计画。2016年中初成立的有心咖啡,创办人来源形形色色,提倡同志、身心障碍者、小农等各族群友善的理念。他们期待更多的家庭照顾者能够暂时走出家的牢笼,到咖啡店享受一杯家总招待的喘息咖啡,因此经常性地举办各式讲座,让家庭照顾者可以获得知识和心理的支持性服务。「这个空间既然已经存在,那我希望它可以被利用到最大程度。」陈凌如此说。

目前全台湾已经有八间与家总合作的咖啡馆,而更多认同此理念的咖啡馆、餐厅、社区亦开始投入,对于打破医疗疆域的创新尝试,这些先锋者正在遍地开花。

参考资料想想:不得不开源节流的⽇本⻑照⻑期照顾⼗年计画 2.0(106~115 年)(核定本)这家咖啡店很不⼀样!⽤百圆咖啡拴住社区⻑辈的⼼社区的主体应是「故事」⽽不是医疗宫の森咖啡(みやの森カフェ) 拒学的孩⼦来咖啡厅上学啰!中华⺠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照顾咖啡馆专访极简咖啡吴欣儒|照顾每一颗疲倦的心寻找有心人——专访「有心咖啡」陈凌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