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母与父亲耍尽心机要毁了我!最后我做出「这件事」让他们目瞪口

155次浏览

我刚出生时父亲就出轨了,出轨对像是我亲妈的好姐妹。

因此,我6岁之前一直由爷爷奶奶带大,后来父亲以「早点回去生活,方便与后母培养感情」为由把我从爷爷奶奶身边带走了,

可是,培养了十多年都没用,后母就是后母。

后母与父亲耍尽心机要毁了我!最后我做出「这件事」让他们目瞪口

小时候经常被一个人留在家里,他们带着同父异母的弟弟出门玩,我一个人在家做完家务后,自我可怜,独自在家嚎啕大哭,他们一回家我就立马收住眼泪。

当时感觉像被世界遗弃,这也造成我的个性越来越孤僻,不愿意跟他们沟通,甚至躲着他们。

小时候觉得自己就是现实版灰姑娘。

升初中时,由于父亲工作原因,他们全部离开了我。父亲在大姑的公司上班,

大姑说,当初让父亲过来上班,是为了他可以多赚点,不用那幺辛苦,你刚升初,让你阿姨(我管后母叫阿姨)留在乡下照顾你,

谁知一年都不到,你爹就急着把你阿姨接过去一起生活了。你才这幺小,把你一人留在乡下,也没个亲戚照顾。后来他们把我託付给后母的妹妹,我住校,每星期去她妹妹家住两天。

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时后母对我说的话:你看看,你这个烂个性,我们附近的亲戚都不愿照顾你,要不是小阿姨,你就得流落街头了(言下之意就是我还得感谢她)。

我心里暗笑:要不是你,原本宠我的父亲也不会这样对我。

我的臭名声也是托她的福,天天在外面帮我宣传,我有多懒多馋多糟糕。所以我的童年都在那群长舌妇邻居们的流言中度过,想想这样对一个孩子的影响有多大。

(洗白一下:我的勤劳程度是附近同龄人最高的,洗衣做饭扫地总之小时候该做的都做了,无奈永远称不了后母之心)从小他们没给我买过一件新衣服,衣服都是大姑小姑跟奶奶三个人买的。

我稍微长大之后,有一次父亲在大姑的压迫下,说都没给亲女儿买过什幺,太不像话了,他无奈带着我去商场买了几件衣服,却被后母挂在嘴上说了大半年。

后母与父亲耍尽心机要毁了我!最后我做出「这件事」让他们目瞪口

小时候想过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自杀,顺手杀了他们两个。后来呢?后来没勇气自杀,也渐渐长大……我的个性除了在他们两面前,是很开朗的。

被同学认为是开心果,同学说对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哈哈哈的爽朗笑声。寄人篱下六年,想过最多的就是有朝一日毕业,我一定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鬼地方。

高考还没结束,我就搬离乡下,搬去省城跟同学一起住。

那时有个小插曲,陪两个同学去介绍所找暑期工作,他们两个要找工作的没收穫,我这个陪同的却被介绍所的阿姨看上,一直要我搬去她家,给我介绍她儿子,还免费介绍一份在进出口的贸易公司坐办公室的工作。

我心想感谢上天眷顾,于是我瞒着家人,偷偷在这个小县城安定下来。但后来发现那个公司的老闆对我有不怀好意的想法,不到一个月,我就离职了。

后来大姑给了我一笔可观的生活费,说你再玩几天,然后过来我这上班。于是我去了。可是去了之后发现,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决定。

大姑对我好,可是家族企业,我爹和我小姑都在那,连奶奶都在客串厨娘。这违背了我一开始远离家人的初心。

果不其然,我一去,他们在公司就开始吵架不断。父亲跟后母为反派组合,天天明着暗着讲我坏话,把我贬的一文不值;大姑小姑奶奶三人为正派组合,为我鸣不平。

我来到城市后一直都住在大姑家,过中秋时,大姑说,你要不要回去一下,好歹他是你亲爹,中秋节出于礼数也要回去的。我答应了。但回去后发现,我是在给自己找罪受。

他们什幺都没準备,晚上睡觉连个被子都没给我準备,用薄薄的一条小毯子将就,自己的衣服当枕头。中秋节,呵!第二天我给自己买了豪华床上四件套,让姑姑带着去买被缛。

心想你们不对我好,我自己对自己好。

后母与父亲耍尽心机要毁了我!最后我做出「这件事」让他们目瞪口

后来思量再三,为了避免他们三天两头吵架,让员工看笑话,我这个祸根主动提出离职,姑姑说,只要你想清楚不后悔就行。

辞职后我在外面找了份模特儿的工作,本人算不上貌美如花,但遗传的大长腿以及吃不胖体质,让我在模特圈如鱼得水,薪酬也越来越高。

父亲跟后母一直宣言我工作后绝对不要我的钱,这被奶奶一直嘲笑:「你得了吧,你不会要就有鬼了,我们现在对她那幺好,以后她还是最孝敬你的,嘴巴不要那幺硬,讲话要留点余地,做人要积德的。」

后来呢?后来被奶奶说中了。

我还在大姑公司实习时,爸爸有天就突然过来问我,你实习这几个月,有没有存点钱?能不能借我一千急用?我惊了一下,说好的,午饭后给你。说是借,实则拿。

我对父亲并不是想像中那样冷血,实习拿到的第一份工资就给他跟后母买了睡衣。后来的钱都是我自己存着,工作之余报了补习班,拿赚的钱去交补习费。

再后来做模特工作,父亲从弟弟口中得知我的收入,那会家里刚买房子,他又开口了:我有点事要跟你商量,你也知道家里刚买房子,资金紧张,你以后每个月都交我一些补贴吧。

我说好的。他又问,那你打算交多少,我说,看我每个月接活动多不多,多就交多,你放心吧。

那会刚好二月初,我回家递给他一包装着两千块的信封袋。他数了数说,这幺多啊。我不吭声,后来的每个月,都给他一千,第一次的两千是算上一月的,就这样交了一年。

期间出门旅游或出差,永远不会忘记给他们带礼物,去海南玩,给后母带了价值上千的珍珠项链。她回娘家时,拿那颗珍珠显摆了好久。

后母与父亲耍尽心机要毁了我!最后我做出「这件事」让他们目瞪口

他们对我的态度360°大拐弯,也会对我笑了,开始有意无意的找我聊天了,以前出门只有讲我的坏,后来出门基本不聊我,因为那点钱塞住了嘴。

在双城生活里面有句台词,大致的意思是,笼络人心要送细水流长的小礼物,一点点的来。

再后来,由于机缘巧合,我得到了一个出国进修的机会,一开始我想找他们聊这个机会,后来想想,算了。父亲跟后母要是知道,绝对不会放我出国,他们不是捨不得我,是捨不得那点生活费。

于是我暗中準备了三四个月,顺利拿到签证。我想,是时候了。

12月初,离开前一天,把最后一个月的生活费给父亲,他们像往常一样吃饭睡觉,我那晚一夜无眠,隔天二话没说瞒着所有人登上了出国的飞机。

登机之前,我给父亲发了一条好长好长的简讯,感谢他这幺多年的照顾等等,随后就关机。再开机是结束12个小时的飞行后,收到很多大姑跟父亲的未接电话以及简讯,满屏幕的震惊,满屏幕的无奈。

什幺都晚了,我已经在太平洋对岸了。

出国的事我只告诉了奶奶,我不想由第三个人的嘴巴告诉这个最宠爱我的人,让她觉得我这样胆大妄为,只身一人就敢往国外走,要知道第三个人的嘴总是添油加醋,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奶奶很支持我,只是不捨我。离开奶奶家,我在公交上哭了一路。

故事到最后,是我在国外生活了半年,等到他们都接受了这个事实,慢慢习惯后,我又飞回去过了一个月,一方面实在太想念国内的食物,男友也在国内,想回去见一下。

另一方面,觉得要为自己的不辞而别做个交代。

回国的那几天,是我20年来唯一一次感受到来自家庭的浓浓爱意,儘管这个爱意还带着别有用心。但管他的~那一个月,后母让我去跟父亲聊关于他教育弟弟的方法,父亲让我跟弟弟聊成长。

连后母娘家那边小孩的青春期叛逆都是我去开导。

那时候的我,并没觉得沾沾自喜,反而感谢小时候的环境,让我懂得人言可畏,让我知道其中利害,因为受过伤而拥有的一颗柔软之心。

让我懂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坏人,只有立场利益不同的人。

再补一句:长大真好。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